「在過去的十年裏,我感覺這些牙齒是我天生的。」

T.馬可斯(T. Marcos)

我從很小的時候就不得不使用可摘假牙,因此,和別的小孩在一起時,我感到很自卑。 我很少説話和大笑,我不想讓別人看到我的牙套。 我的臉和嘴開始變形后,這些都變成了非常嚴重的問題。 在我初診時,阿帕里西奧(Aparicio)醫生讓我張嘴微笑,但是我做不到。 我說我已經好多年沒有那樣笑過了。 […]然後我接受了顴骨手術 在過去的十年裏,我感覺這些牙齒是我天生的。 我經常說話大笑,而且我成了一個更愛交際的人。 家裡沒人知道我為此付出了多少代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