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拍照時我可以毫無顧慮地微笑了”

J.卡德納斯(J. Cadenas)

我父親是一名攝影師。 我遺傳了他對攝影的熱愛。但是,我不喜歡出現在鏡頭前。 舊照片能看出我的嘴巴很难看。 […] 我無法正常地吃飯或大笑,最後我決定去修復牙齒。 我在全麻的情況下接受了顴骨植體手術,因為我什麽都不想知道。 一切進展順利。 我現在每年去做一次檢查。 我非常開心,不僅是因為我幾乎可以吃所有東西(對硬的食物我還是很小心的),還因為我拍照時可以毫無顧慮地微笑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