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第一次可以在不擔心失去假牙的情況下吃飯、大笑和說話了”

D.費爾南德斯(D. Fernandez)

距離我接受顴骨植體術已過了十三年了。 從我八歲起,我不少牙齿就有蛀牙和持續感染。 19歲時,我安裝了局部假牙,與剩下的牙齒橋接一起。 這種情況使我患上嚴重的抑鬱症,不想出去見人。 假牙維持了幾年後破裂了。 現在,有了這四個顴骨植體,假牙固定得很好。 我的生活在十三年前徹底改變。這麽多年來,我第一次可以在不擔心失去假牙的情況下吃飯、大笑和說話了。這一切都要感謝阿帕里西奥醫生。 他不僅很專業,而且他能理解你,並以友善、同情和愛心對待你,他能使你感到安心。 我完全信任他,感謝他徹底改變了我的生活。 我完全變了個人。